AD
首頁 > 時尚 > 正文

馬化騰在深圳的春天:再給我一次機會 還會選擇深圳

[2018-11-03 12:20:06] 來源:本站 編輯:小編 點擊量: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馬化騰在深圳的春天原創2018-02-19黎詩韻八十年代,或許是這一代企業家的共同故鄉。思想上、經濟上的開放,讓許多人醉心于詩歌、哲學等宏大敘事,黑白電視機和萬元戶等新生事物也如急管繁弦般緊扣人們的心扉。對于馬化騰來

  馬化騰在深圳的春天原創2018-02-19 黎詩韻

  八十年代,或許是這一代企業家的共同故鄉。思想上、經濟上的開放,讓許多人醉心于詩歌、哲學等宏大敘事,黑白電視機和萬元戶等新生事物也如急管繁弦般緊扣人們的心扉。 對于馬化騰來講,他的命運與那時的深圳緊緊聯系在一起。

  【AI財經社原創】

  文| 黎詩韻編輯| 金赫

  故鄉

  馬化騰有三個故鄉。他籍貫廣東省潮陽縣(舊稱),那是他父親馬陳術出生的地方,但他實際上出生在海南東方市的八所港,這個地方非常偏僻,是解放軍打進海南時國民黨部隊最后撤離的地方,那里一半以上是苗族人,馬化騰至今還記得:小城里有很多臉上刺了刺青的苗人,他們背著碩大的竹籮,默默地蹲在滴雨的屋檐下。

  關于潮汕,外界總認為他和李嘉誠、黃光裕一樣,都是潮商的杰出代表,馬化騰也喜歡喝粥和功夫茶,但是當被問起潮汕基因與事業的聯系時,他的回答是不好說。

  他身上的潮汕印記消失得差不多了。潮汕話他是不會講的,他的英文名Pony Ma用潮汕話讀出來也感覺怪怪的。潮汕重家風,他卻不太在意,妻子是通過QQ認識的。潮汕重家族,他也未把親人安插在公司。

  他身上的潮汕印記也許只剩下發紅包。紅包意味著吉利,這是精于經商的潮汕人看重的。從創業的第一年起,他就依照潮汕人的習俗,在春節后上班的第一天,站在公司——自己辦公室的門口給每個員工發紅包,每到這一天,深圳的騰訊總部總會排起壯觀的長隊。

  馬化騰說,海南是自己出生成長的地方,感情很深。而深圳,一座隨著改革開放拔地而起的城市,則與他密不可分。1984年,13歲的馬化騰隨父母從海南島遷居到了深圳。這年年初,鄧小平視察了深圳,并題詞: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,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。

  1980年8月,深圳、珠海、汕頭和廈門被確立為四大特區,在各種優惠政策的刺激之下,大量資本被引導到這里,經濟發展由點到面,整個社會被一步步推著走向開放。

  王石,馬化騰等深圳的標簽大佬,都曾經總結過深商的特點,但很少有人能說清楚這個城市的文化或者說商業文化的底蘊,開放、敢闖是他們共同的關鍵詞。

  八十年代,或許是這一代企業家的共同故鄉。那被視為中國的第二次五四運動,思想上、經濟上的開放,讓許多人醉心于詩歌、哲學等宏大敘事,牛仔褲、交誼舞會、美食一條街、燈光夜市、黑白電視機和萬元戶等新生事物也如急管繁弦般緊扣人們的心扉。

  對于少年馬化騰來說,他最大的愛好是觀看天文。來深圳第二年的14歲生日上,他向家里索要了一臺準專業級、八厘米口徑的天文望遠鏡,這臺望遠鏡價值700元,是他父親四個月的工資,馬化騰因此成了全校第一個看見了哈雷彗星的人,它出現在北斗星的西南,并沒有想象中那么亮,肉眼不太容易找到。

  1984年的馬化騰在窗口眺望時,也許會注意到家附近,那座全國有名的深圳速度國貿大廈,它在幾個月里拔地而起,讓人倍感驚奇。

  深圳的國貿大廈,曾經是80年代全國游客來深圳旅游必去的地方。@視覺中國

  這一年,柳傳志已經40歲,前40年他覺得自己很窩囊,想搞點什么,于是從中科院計算所出來,代理起了IBM大型機的中國銷售。這一年,張瑞敏剛剛上任青島電冰箱廠廠長,次年他掄起錘子砸了76臺有質量缺陷的冰箱,從此成名。

  如果說1984年是中國現代公司的元年,那么1988年可以說是中國世界級企業的元年。1988年,馬明哲作為最早的倡議者和主要創辦人,在蛇口催生了平安。同年,郭臺銘在深圳成立富士康精密組件廠、生產電腦周邊接插件,任正非則在蛇口創立了華為。

  而身處時代洪流的馬化騰還只是個中學生。盡管如此,80年代的氣氛還是給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記,他曾在講話中數次提到當年那句著名口號: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。

  (我的)心立刻被深深地震動了,這是當年中國整個政治經濟環境下不可能聽到的大膽想法,但又像夜幕中的一道閃電、春天里的一聲驚雷,時不我待,深圳從此成為全國的創業熱土。如果不是它,很難想象,深圳會擁有全國最多的本土知名企業。他說。

  創業

  馬化騰看到了改變世界和命運的機會。他來到深圳后直接轉入了深圳中學就讀。那時他個子只有一米四一,在13歲的孩子中算是矮小的,因此坐在班級的第一排。同排有一位同學叫許晨曄,是隨在教育系統工作的父母剛剛從天津遷來的。

  他們在深圳中學擴招的兩個班里,而在初一年級最初的八個班中,馬化騰還有兩位朋友,張志東和陳一丹。張志東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,陳一丹1981年就來到了深圳,他的祖籍和馬化騰一樣,來自廣東汕頭。

  初中的馬化騰一直保持著前三名的成績,他依舊參加天文興趣小組,許晨曄、張志東和陳一丹則學奧林匹克數學。進入高中后,馬化騰和許晨曄、陳一丹被分在了一個班,高二再分班時,馬化騰和許晨曄還在一起,陳一丹則跟張志東在另一個班。

  馬化騰在深圳中學度過了整個八十年代,在這所校園里,他收獲了少年時期最重要的友情,而更讓他沒意料到的是,日后,自己會和這幾位同學一起創立騰訊。

  陳一丹回憶高中時與馬化騰的交往:他們一起比賽背圓周率,課間彼此在走廊上站定,輪流背誦,直到背到小數點后100位。他們還曾經一起集過郵,互相幫買郵票。高中的馬化騰突然躥個子,許晨曄說:他原來跟我一排的,后來越長越高,越坐越靠后。張志東則越來越碩壯,得了一個冬瓜的外號。

  騰訊五位創始人,馬化騰、陳一丹、張志東、曾李青、許晨曄,傳說他們幾位的QQ號是10001-10005。圖片來源于網

  他們的中學生涯結束于八十年代末,馬化騰和朋友們決定留在深圳念大學。自此以后,他們的命運與深圳緊緊聯系了起來。

  1992年,鄧小平的第二次南巡讓深圳吃了一劑定心丸,這里又恢復了八十年代的改革激情,而這種氛圍也傳染給了深圳的大學生們。

  上大三、大四時,馬化騰就看到前幾屆師兄們都有創業的心態,或者很敢闖,珍惜時間,會著急,就像80年代他中學時期,老師們高喊時不我待,以無比急切的口吻告誡他們,如今是百年一遇的大時代,機會就像河流里的泥鰍,處處可見,都不易抓獲。

  馬化騰也說這時的深圳是創業的熱土,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那股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拼勁和闖勁,在這種情形下,騰訊在華強北一個忙亂的樓房里孕育而生。

  我從一個只會寫軟件的書呆子,都被感召到去創業創新,這和整個深圳的環境是完全分不開的。他感慨說。

  而深圳日益成熟的改革也挽救了襁褓中的騰訊。1999年左右,QQ用戶瘋漲,但馬化騰已沒錢買服務器,他四處融資不得,騰訊處在危機存亡關頭。就在這時,深圳市政府舉辦了第一屆高交會,馬化騰借此獲得IDG和盈科數碼的風險投資,才讓騰訊在2000年納斯達克網絡股泡沫破裂之時存活下來。

  回想過去的歷程,我們經歷了一個又一個挫折……最終我們又很幸運地經歷上市、成長為全球知名互聯網企業之一。有時我也會想:如果不是在深圳,騰訊還會不會是今天的騰訊?我和我的同伴們,還能不能堅持得下去?馬化騰說。

  改革

  馬化騰為人低調,他很少接受采訪,也很少公開表露自己的情感。

  但在2016年2月,他突然寫了一篇飽含深情的文章,那是為了悼念逝去的袁庚。馬化騰說自己從年幼踏上深圳土地起,就被注入了袁庚賦予的能量,但直到深圳經濟特區建立30周年30位杰出人物晚會上,他和老人家一同獲獎,才有幸見到這位傳說中的人物。

  馬化騰感慨,他(袁庚)的精神無不滲透在每一個深圳人的骨血里……袁老賦予深圳的‘敢試敢闖,不言放棄’精神,給了我和同一批創業者更多的憧憬和能量。

  今年1月,福布斯實時富豪榜顯示,47歲的馬化騰身價一度超過500億美元,登頂中國首富,而騰訊的市值也從最初的72億港元一度躍升至42974億港元(折合5497億美元),上漲500多倍,騰訊超過Facebook成為全球第五大市值公司。

  此時的馬化騰已儼然從曾經的創業者中突出重圍,登上高光頂點。但盡管如此,他談得最多的仍是危機感,越來越看不懂年輕人的喜好、誠惶誠恐地運營企業,也怕好景不常在……

  就算是對于現在手握逾八億用戶的微信,他也覺得,這僅僅是一個(互聯網)站臺票,你能不能坐到終點不知道,你一個人上去,還是一個團隊上去不知道,而且很多人也往上擠,是和睦相處,還是最后打起來,也不知道。

  馬化騰在合肥體驗微信掃碼乘公交。@視覺中國

  也許是騰訊曾遭遇過的危機讓馬化騰學會了時刻保持警惕。有一天,馬化騰聽說某學校的一個班級使用微博通信,讓他有種汗毛豎立的擔憂。

  在這段危險的時間里,他讓內部幾個團隊同時開發競品,誰最先解決問題就勝出,最終廣州的張小龍的郵箱團隊做出來了。那段時間所有高管都在試用,有什么問題立刻在群里反饋,立刻去改。大家天天工作到凌晨3 點、凌晨5 點,最終,微信誕生。

  吳曉波總結,騰訊內部的生態養成和賽馬機制,最終決定了騰訊可以在長期的奔襲過程中保持戰略上的準確性,在關鍵的節點出現關鍵的人物有關鍵性的產品來繼續往前打,沒有這個,騰訊已經死了好幾回了。

  關于微信的一個不為人知的細節是,它剛推出的時候,中國移動的數據部打電話告訴騰訊,這個東西誰做都可以,騰訊做就不行,因為騰訊與中國移動有業務合作,當時我們壓力很大,還有中國聯通,不讓我們打通通訊錄,也給我們制造了壓力。最后,我們顧不上那么多,該上的都上了,哪怕受到處罰也在所不惜。馬化騰說。

  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0周年之際,馬化騰接受了《南方都市報》的采訪,記者問他,十多年創業路走下來,你覺得自己與深圳這座城市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和緣分?

  他說,我有幸趕上一個時代,趕上和特區一起成長,并在成長的歷程中感悟一步一腳印地走向成功的喜悅。事實上,我個人更多的感受是心存感激。

  記者又問,那么,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還會選擇這個城市嗎?

  馬化騰肯定地回答:當然。因為我和伙伴的成長在這里,我和團隊的夢想也在這里。

為您推薦

排球比赛 连续得2分